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頁 > 政務公開 > 政務動態 > 政務要聞
【龍門鄉村】城西: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生動范本
  • 2020-09-10 08:56
  • 來源: 惠州日報
  • 發布機構:龍門縣融媒體中心
  • 【字體:    

    靈山秀水、風光迤邐的城西村。

靈山秀水、風光迤邐的城西村。

    始建于明末的又損公祠。

始建于明末的又損公祠。


  從龍門縣城出發,轉過幾條喧鬧的街道,進入了一片寧靜地帶,平坦干凈的路面,還有別出心裁的一排排綠化樹,讓人誤以為走進了風景區,但不遠處的稻田和木籬笆卻透露出這是一座村莊,再向前行駛,一塊碩大的石頭寫著:城西村。

  2016年城西村被列為省級貧困村時,進村的道路是一下雨便泥濘不堪的土路,其村容村貌與現在有著云泥之別。今天,270盞太陽能路燈、近700平方米的文化廣場、600平方米的便民服務中心、40KW光伏發電項目、無動力生活污水處理項目等一系列民生工程建成,小山村的功能變得如城市般齊全,村民生活幸福感得到顯著提升,使其成為龍城街道文明村居建設的先行者。

  城西村一系列改變的背后,是城西村“兩委”和幫扶單位共同努力的成果。

  黨建引領

  鄉村形成向上向前發展凝聚力

  自開展新農村創建活動以來,城西村黨支部以提高農民素質和群眾生活質量、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為目標,不斷優先扶持貧困戶發展的工作思路,不斷推進村容村貌的改善。城西村形象入口及Y123鄉道綠化美化、文體廣場、太陽能路燈、污水處理、鄉村公園等一批項目的完成,讓該村的形象有了極大提升。2019年城西村38戶貧困戶的人均收入都達到了18000元,村集體收入達到了13萬元。

  群雁齊飛,最重要的是領頭雁。龍門縣人大代表,現任龍城街道城西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主任陳火生,參與和見證了這一切。作為土生土長的城西人,陳火生首先解決群眾出行難問題,然后漸漸成為帶領全村人民脫貧致富奔小康的“領頭雁”。比如,在他的牽頭下,城西村近些年創建了全省第一個村級農民工匠協會,建設了太陽能光伏發電、城西村便民服務中心、城西村文化廣場、村道硬底化、安裝太陽能路燈、建設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等,使得城西村面貌煥然一新。陳火生還于2018年被龍門縣授予成功創建全國文明縣城工作“突出貢獻獎”榮譽稱號。

  城西村有黨員40名,村內建設有黨建長廊、農家書屋長廊、古建筑宣傳長廊,同時在基層黨建標準化、“兩規三聯一法”基層治理、村監會的創新治理上發力。例如,在開展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工作過程中,城西村委會按照拆除清單,該拆的就拆,該保留的要保留,例如吳屋村民小組有一口老井保留下來了。這樣做是要告誡子孫后代,不要忘記老一輩的生活,要懂得飲水思源。

  在黨建的引領下,城西村一道道難題被有效化解,整個鄉村形成了向上、向前發展的凝聚力。

  目前,城西村正加強村干部和黨員隊伍建設,加強村干部的學習教育,重點學習農村實用技術、市場經濟、現代化管理方面的知識,同時加強黨員學習教育、優化黨員文化、年齡結構、做好流動黨員管理工作,進而提升黨員隊伍的綜合能力,發揮黨員帶頭作用。

  努力發展經濟,才能擁有源頭活水。城西村正著力考察本村及周邊村鎮,選擇合適發展的項目,努力籌集啟動項目資金,利用好農村經濟合作社尋找產品銷售渠道,推動村經濟發展,帶動閑置勞動力就業,增加村民收入,改善村民生活質量。

  鄉村振興

  規劃發展休閑旅游業

  城西村的天輔星青棗園內種植了370多畝臺灣蜜絲棗。春日正濃時分,一大片青翠欲滴的大青棗果樹綠意盎然,雞蛋般大小的青色大棗側枝斜生,累累碩果壓彎枝頭,370多畝果園總產量達60多萬斤的蜜絲棗供不應求。來自深圳、東莞、惠州市區等地的果商們紛紛來到現場選購,一派繁忙景象。

  這是城西村產業扶貧的一個縮影。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銜接期間,駐村工作組沒有停止幫扶的步伐,2020年籌集了50多萬元,和村里一個合作社進行園林苗木種植,占地50畝、總投資109萬元,合作期為10年,預計總收入是190多萬元,按照50%分成,村集體收入每年能增加9萬多元。

  近年來,城西村打造連片綠道,將蘇冚村、圍心村兩個自然村連起來,然后建設龍平渠1.5公里長綠道,鄉村旅游基礎將更加完善。市住建局駐城西村第一書記王金寧介紹,城西村將整合村里現有的產業,香蕉園、青棗園、綠化美化苗木基地等,大力發展鄉村旅游事業,帶領全體村民脫貧致富奔小康。

  城西村規劃發展休閑旅游業,一方面盤活集體經濟資產資源,把170畝魚塘連片改造,打造生態農莊,具體是魚塘改變經營模式,打造成休閑垂釣區;魚塘周邊搭建農家餐廳,供游客體驗農家飯菜;在魚塘周邊種植四季水果,打造百果園,供游客采摘,開發民宿等;另一方面,城西村現有2000多畝高標水稻農田、200多畝青棗種植,可開發田園采摘觀光農業。

  在推進精準扶貧過程中,扶貧單位和村“兩委”、第一書記與村黨支部書記各有優勢,各有分工。第一書記輸出了資源、政策和點子,而村黨支部書記則更多發揮村民的組織協調作用,雙方的密切協作成就了城西村今天的成績。他們和諧互補的相處方式,充分發揮了兩者在脫貧攻堅中的作用,抓住工作重點,協同配合,形成鄉村振興、扶貧攻堅的合力。

  譚學源:明代龍門科舉興起代表人物之一

  作為城郊村,城西村保留了不少古建筑,廣府風格,規模宏大,其中,位于新凹村民小組、始建于明末的又損公祠,是其中代表,它祭祀著新凹圍開基祖譚學源(字伯洪,號又損)。

  龍門鄉村,古建筑眾多,祠堂星羅棋布。城西的又損公祠,外觀上與龍門其他廣府祠堂沒有多大區別,但其主人卻非等閑之輩。翻閱志書可以發現,譚學源以孝友聞名鄉里,亦是明代龍門士人興起的標志人物之一。

  譚學源祖居在龍城城內舊凹,其于明代萬歷二十五年(1597)中舉,任廣西貴縣知縣,后前往城外鳳崗嶺興建新圍,故名新凹。

  清康熙版《龍門縣志》介紹譚學源稱,“少貧,苦志力學,十五游庠,三十鄉薦,出宰廣西貴縣,民懷吏畏。”

  作為明代龍門早期的文人,譚學源留下的詩文并不多。龍門舊志只載其一首《虎跳石》:“懸崖削壁郁崔崔,虎跳何年玉峽開。豈謂班生窺穴去,卻緣劉合渡河來。勢傾西北天門迥,柱奠東南地軸廻。長嘯憑高千古思,冷風颯颯滿江隈。”寫得頗有氣勢和古風,顯示了譚學源豐富厚重的學識。

  更為值得注意的是,譚學源亦是明代龍門科舉興起的一個代表性人物。

  龍門學宮設立于龍門設縣之時,即明弘治九年(1496)。

  一開始,龍門的文運并不佳。在龍門學宮設立兩年后,即明弘治十一年(1498),龍門縣城西門人湯文萼中舉,到了明萬歷二十年(1594)南門人郭用賓中舉,兩個舉人出現的時間相隔近百年。明萬歷四十七年(1619)、龍門知縣陳陽長重修學宮,郭用賓為之作《重修學宮記》時稱,“將及百年,賢書久寂”。

  郭用賓將自己繼湯文萼、近百年后中舉,歸功于前任知縣王士敏重修學宮。

  郭用賓還在這篇文章中說:“賓與譚君三策叼領鄉薦,繼而丁酉薦徐君遂良、譚君學源,丙丁譚君初塾,此始發之祥。”

  正如郭用賓所記,明萬歷一朝,龍門學宮相繼出現5位舉人,冠絕明代龍門科舉。徐遂良、譚學源、譚初塾等人相繼中舉,是龍門文教“發祥繼美”的開始。從這個層面上講,譚學源可謂是龍門科舉承上啟下的人物之一。

  居閭里敦善行以孝友聞

  史料記載,致仕后,譚學源成為熱心地方事務的名士,以友孝而有口皆碑。譚學源“解任歸,置祭田崇祀事。痛弟學濂無嗣,撥田以延其歲享。鄉鄰之貧窶者,常分粟賑之。”

  孝友著聞的譚學源,不管在公堂之上,還是在江湖之遠,都秉著儒家入世情懷,經世致用,使得人們“遠邇思慕”。

  歲月變遷,又損公祠成為了龍門縣域內較有文物研究價值的古建筑。

  清咸豐元年(1851),龍門知縣、《燹馀吟草》作者張經贊在審定《龍門縣志》寫序時稱,“自有宋以來,代有偉人,或寢禮巢義、竭孝殫忠,歷久而益堅其志;或帶甲枕戈,殺敵罵賊,至死而不易其操;或居閭里敦善行以排解其紛難;或老巖泉、抱悲憤而莫獻其才猷;或負輪困之質、粹圭玉之品,孜孜窮年,而殘編斷簡,以留贈后人;又或烈貞女,無虧大節,野人游士,獨擅微長。”這位清道光十七年(1837年)拔貢、從湖北到廣東任職的文人,對龍門人的民風和性格頗有見地,較為中肯。

  按照張經贊的評論,那么,譚學源應該屬于“居閭里敦善行以排解其紛難”一類,亦是“偉人”。

  城西村

  城西村東至龍門縣城中心,南鄰水貝村,西鄰黃竹瀝村,北接龍田鎮,龍黃路從村穿境而過,距離武深高速4公里。村總面積6.9平方公里(10350畝),其中耕地3570畝(含水田2900多畝)、省級生態林1500多畝,園林樹種植面積670多畝,水果種植面積1800多畝、山地3300多畝,靈山秀水,風光迤邐。

  城西村轄上建圍、圍仔、甘園、黃屋廳、上圍心、下圍心、吳一、吳二、中心圍、莊屋、松元頭、土樓、湯一、湯二、福一、福二、高福、路屋、張屋、沙田、貴冠圍、新凹、蘇冚、萬屋、何屋25個村民小組,共668戶3190人,人口較多的姓氏有:譚姓、吳姓。所獲榮譽有:2011年,先進黨支部;2018年,先進基層黨組織;2018年,廣東省衛生村;2019年,“先進基層黨組織”。

  城西成立農民工匠協會為廣東首個村級協會

  走在城西村的鄉間公路上,隨處可見別致的花草景觀和墻繪壁畫,加上鄉村鳥語花香的自然環境,讓人心情愉悅。實際上,走近景觀后仔細觀察,景觀雖然大多是簡單綠化和廢舊瓶罐的再利用,但卻顯得匠心十足,頗具意境。這些景觀的設計思路來自城西村人,材料也來自城西村,村里有很多手藝人在從事木匠、建筑、裝潢等工作,還于2019年4月成立了廣東省首個村級協會——龍門縣龍城街道城西村農民工匠協會,讓一技傍身的村民有了大舞臺,增加經濟來源,提升自身社會價值。

  “5個城西人、一個建筑人”

  城西村,祖祖輩輩從事建筑業的村民有不少,建一棟樓所需的泥水工、木工等都能在這里找到,當地素有“5個城西人、一個建筑人”的說法。早在20世紀80年代,城西村就以木匠、建筑工匠的精湛手藝小有名氣,但是,由于缺乏專業的職業資格培訓及考核,村民的辛苦并沒體現出應有的“工匠價值”。

  建筑業或許能成為城西脫貧的“金鑰匙”!意識到這點,惠州市住建局駐村工作組馬上聯系局里并取得支持。2018年9月,針對村里建筑工缺乏職業資格培訓考核的情況,市住建局組織首期培訓班,對城西村66名建筑“土師傅”進行培訓,全部通過廣東省建設教育協會考試,獲頒農民工匠證書。

  然而,駐村工作組在推進工作中發現,雖然通過培訓,“土師傅”的專業水平有所提高,但各干各的,不易攬到活,還是難以增收。

  2019年4月,在市住建局指導下,城西村農民工匠協會成立,會員由從事建筑行業的村民組成,包括了泥水工、抹灰工、油漆工、水電工、木工等,幾乎涵蓋了建筑需要的各個工種。

  市住建局把這些工匠組織起來,從省里請來專家,給工匠們講解建筑行業的法律法規,提供專項資金培訓工匠們的技能。106名城西村建筑工匠通過了廣東省農村建筑工匠的培訓考核,并考取了《廣東省農村建筑工匠培訓合格證》。

  “散兵游勇”變身為“正規軍”

  據城西村農民工匠協會會長譚永林介紹,城西村農民工匠協會的成立,不僅為村里的工匠們提供了一個信息與技術交流的平臺,拿到培訓合格證書的工匠們,技能提高了,安全意識也提高了,承接工程項目也有了保障,既能在家門口創業致富,也能外出承攬更多的工程,實現以技養家。

  如今,城西村100多名建筑“土師傅”考取農民工匠證書成為“正規軍”,其中包括15位貧困戶,吸引了大批建筑工匠返鄉,在“家門口”承接鄉村建設工程。更可喜的是,城西村農民工匠協會還成立了黨支部。經過工匠協會黨支部的聯系,20多名會員第一次走出家門,赴澳門承接工程,工價翻了一番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市住建局利用自身的技術優勢,投入16萬元,在城西村建設古建設宣傳長廊,深度挖掘龍門本土特色古建筑,對全縣的古建筑進行了拍攝展示,力爭將龍門古建筑打造成龍門的又一城市名片,這也將為城西“工匠村”增加文化含量,推動城西村農民工匠協會往更專業化的方向發展。

    相關稿件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